前文笔者通过起源、原理等方面简述了全脑开发中关于超感知(HSP)的理论基础及可能造成的影响,文章发布后又有好多家长反应关于“全脑速读”、“灵感阅读”的神奇,笔者深知送佛送到西的道理,于是决定再花一点时间帮大家分析一下关于学习超感知可以做到的速读和写作的原理,以及对于实际的学习生活是否存在积极作用的一些分析,有兴趣的读者也可以先看一下笔者前些天写的先对超感知有个大概的了解!

1、左右脑

首先还是需要介绍左右脑的部分对比。

前文我们已经了解到左脑的许多功能实际上都是自然演化的结果,因为人类有了这部分需要,并且不断地去使用这部分功能,于是左脑的功能不断进化和完善,终于完成了从动物到人类的进化,这个过程同样可以用用进废退的理论加以解释。

我们可以确定左脑进化的过程必然是旷日持久的。虽然许多动物如哺乳动物等同样具有左右脑,但是人类的左脑大部分功能都比动物要强大许多,这种质的飞跃实际上经历了很长的一段时间。

但是与动物(包括人类的智人时期)使用右脑的历史相比,左脑进化的时间又确实太短了点。简单的对比一下,地球上的生物起源最早可能需要追溯到40亿年前,但是人类进入族群部落的生存模式也就是近几十万年的事情,这其中的时间差大部分都有右脑的参与。所以右脑又被称作始祖脑,是有一定的道理在其中的。

右脑与左脑分工不同,在如今的社会我们很难武断的说到底哪个半脑更好。不过从具体的功能来讲左右脑是具备可比性的,比如高速处理信息的能力、大量记忆的能力是右脑的优势,例如一只猎豹保持百公里以上的时速依然可以随时根据猎物以及路况的变化随时做出迅速的调整,类比一下我们就能知道这是我们左脑的理性思维无法做到的;而处理抽象信息的能力、分析理解的能力却是左脑的优势,就比如猎豹虽然可以做到上述的行为,但是却绝对没办法告诉他的同伴刚才发生了什么。

今天要说的“全脑速读”和“灵感写作”实际上就是利用了右脑的这两种能力,但是究竟这两种能力能做到的事情是否就是我们想要的?这就需要细细的分析一下了。

2、全脑速读

全脑速读有很多的名字,各种叫法不同,不过表现出来的效果大体雷同。许多家长也都表示亲眼见过很多别人家的孩子用不可思议的速度读完大量的文字信息,更重要的是还可以复述主要内容。

这里面我们需要知道的不单是右脑具备高速处理信息的能力,还需要明白右脑的记忆渠道更多的是图像和空间,笔者所从事的记忆法培训就是利用右脑的这两部分功能帮助人们学会处理记忆材料的方法,从而达到快速记忆的目的。

那么图像记忆在全脑速读中到底扮演了一种什么样的角色呢?

让我们一起回忆一下,你是否有过这样的经历:同样的一部小说作品,你既看过小说的原作,也看过小说翻拍的电视剧作品,如《天龙八部》等金庸的武侠小说。

这里要考虑的问题在于:如果你是先看的电视剧,随后又认真的拜读了原作,你就会发现电视剧只能表现出原作的一部分内容,甚至是一小部分内容。而作者的情感寄托、文字功力以及我们希望从阅读的过程中收获到的阅读体验更是几乎不可能从电视剧中获得。电视剧能给观众展示的大多只是小说中故事性的情节而已。

而所谓的全脑速读实际上就是这样一个过程,使用全脑速读的孩子所能复述的也只能是所阅读材料的故事性内容而已。在他们的阅读过程中,右脑的高速处理信息的能力和图像记忆能力结合在一起,把阅读的信息以一种非常快的速度处理成了一幅幅画面,连接在一起就好像我们看到的电视剧一样。

通过上面的左右脑分工图我们也能看到,分析理解的能力主要在左脑,而全脑速读的能力基本不存在由慢到快的过渡(短期获得),在这个过程中左脑的理解能力无法跟上右脑的“阅读”速度,也就无法获得我们真正想通过阅读得到的大部分信息。

这样的“高速阅读”会产生以下几个问题:

1、看似读完了,实际上只是“看”完了,阅读的过程中也只能是走马观花,无法吸收到文字中的精髓,甚至当你想要细细品味的时候你会发现“想慢都慢不下来”,否则就只能从头开始再细细的读一遍。

2、走马观花的阅读习惯一旦养成,几乎不可能有孩子(小学生基本没有这样的自控能力和分辨能力)会再去认真品味和揣摩。问问我们自己有多大的几率会重读一遍已经看过的书?

3、无法达到通过阅读积累好词好句的目的

回想一下我们这么重视阅读的原因究竟是什么?为什么不直接让孩子看名著翻拍的影视作品呢?这样的阅读真的是我们想要的吗?

3、灵感写作

这里的“灵感写作”主要指那些号称三天时间就可以让孩子文思泉涌,甚至提笔作诗的“神奇”培训班。许多人一听宣传就觉得肯定是有虚假成分的,但是又很难解释那些孩子到底怎么做到的从一个作文困难户到“诗仙附体”,一言不合就提笔作诗,于是亲眼目睹之后更觉神奇。

这里我们需要看到的是所谓的“灵感写作”其实也就是换汤不换药的“超感知系列”产品,正如最强大脑的舞台上,虽然所有记忆选手使用的方法都差不多,但是如果每个人上去都表演记扑克牌,相信一定没有哪个观众能追到第五季的。

介绍灵感写作的原理之前让我们再次陷入回忆。你是否曾经有过这样的感觉:看完一篇文章(纸质)之后,当你开始回忆这篇文章时偶尔会发现脑海中可以再现这篇文章所在的页面,如文字排版情况、花纹以及插图等都有一个模糊的印象。虽然我们的印象仅限于此,也许根本看不到上面的哪怕一个字,但是如果有人问你关于这篇文章的某个内容,我们可以迅速的回想起来这个内容在这个页面上的哪个位置。

相信每一位读者都会有这样的经历,尤其是学生时代,我们可能记不住公式具体的构成,但是却可以回想起来这个公式是在某一页的哪个位置。

据笔者了解,这样的情况几乎在每个人身上都有发生过,实际上我们在记忆抽象信息的时候,虽然主要由左脑负责记忆具体的文字内容(指没有经过训练的人),但是右脑却会把我们记忆时眼睛看到的图像(如手拿着书的动作)同步存储起来。这部分记忆深藏在大脑深处,但是偶尔也会被调动出来。

记得这几年很火的英国神剧《神探夏洛克》中福尔摩斯曾经这样说过:“我们每个人经历过的任何事情都会原封不动的储存在我们的大脑中!”

这个当然不是事实,但是实际上我们“记得的”事情要远比我们认为的要多得多,这是不争的事实,只不过这部分记忆就像一些女性同胞长期存放在箱子底下的衣服一样被“尘封”了而已。

以上所说的内容跟灵感写作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里还需要引用笔者曾经看到过的一个关于音乐原创的理论,具体名字没有深究,它的大概意思是说我们每天听的唱的音乐旋律都会直接影响音乐的创作过程。这个理论解释了为什么许多自诩原创的音乐被外人一听就会立刻被指出抄袭了某部作品当中的某一段,但是作者本身却深信这是属于自己的创作灵感。简单的说,我们平时偶有所得哼出的一段美妙的旋律实际上都是大量音乐熏陶的结果,并不是我们自以为的灵感。

那么灵感写作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其实细心的读者结合上述的观点应该就能得到答案:

首先,孩子们每天看到的诗词作文(大量)其实大部分都还储存在脑海里;

其次,通过对右脑的开发,孩子通过右脑存储的大量内容可以轻易的被调动起来;

再次,孩子所做的大量的拼凑和“抄袭”的过程被认为是在写作。

大量实例证明灵感写作的孩子们最多也就是从不会到会而已,他们所谓的灵感写作实际上很少能写出“好”的作品。

回想一下我们在生活中对于灵感一词的运用基本都是与“好”挂钩的,苦思冥想之后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好” 的解题方法、“好”的方案、“好”的写作思路,而这些灵感的来源无一例外都是建立在大量积累和思考的基础上。

在此基础上我们不得不思考几个问题:

1、像灵感写作这样的“灵感”孩子们能坚持多久?

2、这样的方式真的有益于他们写作水平的提高吗?

3、依赖于这种方式进行写作的孩子未来是否还会认真进行写作方面的训练?

4、写在最后

关于这部分能力最终究竟何去何从,希望读者还是花时间认真看一看

回顾过去,任何真正经得住考验的事物,无不是从先进发达的地区向其他地区逐步发展,无论是股市、房地产、微信、支付宝还是共享单车(包括记忆法在国外以及北京等一线城市已经有十几年的发展历史),都是如此。如今全脑开发甫一出现立刻遍地开花,好像阳光普照一样不区分受众,甚至更多是在二三线城市做的尤为火爆,这就不得不引人深思了。

右脑和左脑的关系最终也只能是各擅专场,不可能存在依靠单一半脑就能把学习这么复杂的事情做好的可能性。

面对巨大的诱惑时,无论我们是否能够看透,实际上只需要记住一个原则:收益和风险永远是成正比的!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这样的潜能开发你想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