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眼脑直映是快速阅读的终极目标?(二)

    ——学习的过程是把词语图像化的过程

    二、学习的过程是把词语图像化的过程

    当我们还是小孩、还不认识文字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可以说话、思考、想像了。

    还记得我们学说话的过程吗?在我们还不能说话的时候,大人就指着妈妈不断地让我们叫“妈妈”。那个时候,我们只能听到“妈妈”这个词语的发音,根本不知道“妈妈”的含义。但是,我们已经可以把眼前这个最亲切的人跟“妈妈”这个无意义的发音联系在一起了,所以,一旦我们能够开口说话,就能朝着妈妈喊“妈妈”。

    当我们稍微长大,开始上学、开始识字的时候,我们是从最简单的名词开始学起的,比如“人”、“太阳”、“月亮”、“车”,等等。当然,这些名词总是和相应的图像放在一起,让我们把这些名词与相应的图像对应起来。

    所以,我们看到,最简单、最基本的学习是非常图像化的,只有把这些原本毫无意义的词语和相应的图像联结起来,我们才能赋予这些词语以意义。

    再复杂一些,当我们学到动词的时候,例如“跳”、“跑”、“飞”,等等。这些词语开始变得有些抽象了,但仍然可以通过模仿而把这些动作展现出来,我们也只有真正看到了这些动作,才能把这些动词的含义搞清楚,也才能真正理解并运用它们。

    当我们再进一步学习,就会接触到越来越多抽象的词语,例如“幸福”、“快乐”、“美丽”、“智慧”,等等。即便是这些抽象的词语,甚至更抽象的词语,

    当我们要真正理解它们的含意的时候,都少不了要去建立相应的图像,例如“幸福”,我们不但要从自己的感受中来理解“幸福”的状态,更要去捕捉一个人幸福时的表情、神态、举止,把这些与幸福这种体验相关的图像都组合在一起,我们才会对“幸福”这个词语有更深的理解。

    同样,当我们学习任何一个抽象词语的时候,都必须要围绕着与这个词语相关的尽可能多的情景,建立起一幅幅、一组组、甚至一堆堆图像,才能真正理解这个词语的含义。

    因此,学习的过程其实就是把词语图像化的过程,更进一步说,是把文字、把语言图像化的过程。缺少了这个图像化的过程,我们就难以学习到知识,也就难以理解、记忆、思考。

     搜狐教育网报道:全脑速读记忆训练实践已经从网上走进校园,这充分说明全脑速读记忆训练是经得起实践检验的,是卓有成效的。东莞市中天小学试点班的尝试,必将推进全脑速读记忆受益于更多的家长及学子。详情请点击:

    “记忆力时空“积累整理了大量的学习资料,包括全脑速读记忆训练软件,都放在“记忆力博客网盘”里,感兴趣的朋友只要百度一下就能拿走。分享本文,传递正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