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继续推送一些工作记忆的家庭训练方式。在这之前,我们再回顾一下以下内容。我们曾经提到过,一个行为习惯的养成需要6个月的时间,而所谓习惯是需要出现在固定时间,固定时段的。对于我们的大脑来说,如果在某一个时间段固定做一件固定的事情,我们的大脑和身体容易形成反射,对即将发生的事情具有预见性和准备。我们可以想象我们的进食、睡眠等常规行为,大脑和身体就是这些习惯养成的重要参与者。也就是说,固定时间和固定事情本身的发生是在这个过程中最重要的。

至于每次的时间长度本身,我们没有现成的说法。从训练的效果来说,自然是越长越好,这也就是所谓的训练效应。因此,从理论上,最好的训练是固定时间段、越长越好的。但是实际上,我们却认为最合适的时间长度是孩子感到有趣,而没有达到厌倦的程度,这样下一次我们可以从孩子仍感到有趣的地方开始,这是不是让我们想到了“一千零一夜”呢?实际上,很多效果比较好的训练都是这样进行的。

此外,我们这里需要强调的一点是:相比较于持续而刻板的训练,我们认为训练带来的亲子时光、欢乐和了解是更重要的。重视孩子的兴趣。这一点我们会在之后再次强调。

我们再推荐一个听觉工作记忆的训练。

家长连续念一些词组,孩子认真听,例如:“凳子课桌洗衣机篮球电视机自行车书包电冰箱作业本葡萄空调电风扇电话机被子杯子钢笔手机篮球羽毛球打火机飞机刀剑”。让孩子记住里面包含了几个电器或者其他。难度可以根据孩子的水平进行调节。

我们刚才讲到了,所谓训练和特殊游戏时间,训练的作用是一方面,最高级的目标应当更集中在娱乐性,促进亲子关系。以下介绍一些家庭成员共同参加的活动。这里仅提供示范,家长可以在孩子的基础上修改。

数青蛙游戏:适合于多人参与,例如家庭多名成员的参与,可以作为游戏进行。“一只青蛙一张嘴,两只眼睛,四条腿,扑通一声,跳下水……”以此类推。多名家庭成员按照一定的顺序轮流。

开火车游戏:适合于多人参与(三人以上),例如家庭多名成员的参与,可以作为游戏进行。以三人为例,三人围坐一圈或者按照某种顺序,每人报上一个站名,用语言来开动“火车”。如:父当作北京站,母当作上海站,孩子当作广州站。父拍手喊:“北京的火车就要开。”大家一齐拍手喊:“往哪开?”父拍手喊:“广州开”,于是,当广州站的儿子要马上接口:“广州的火车就要开。”大家又齐拍手喊:“往哪开?”儿子拍手喊:“上海开”。这样火车开到谁那儿,谁就得马上接得上口。“火车”开得越快越好,中间不要有间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