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典型的情况是,孩子走神、看上去在发呆,因此耽误了作业。像这种情况应该如何应对呢?我们这里再一次回顾强化的内容。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种经历,当我们在发呆的时候、走神的时候,往往是非常愉快的。这种愉快的经历本身就是一种强化,人们会非常喜欢做愉快的事情,这是一种内在强化。基于这样的一个理论基础,家长可以尝试想一想如何应对,才能消退孩子的注意缺陷行为。

注意缺陷正如前文所说的那样,在一些孩子中间,可能是一种认知缺陷,具有明显的生物性遗传基础。因此,家长也许会感到“为什么我做了这么多,孩子注意力缺还是有问题呢?”家长不需要太过自责,这种特质如果确实难以改变。不妨考虑两种方法。第一,在孩子压力过大、家庭压力过大的时候,建议用药物处理,药物可以明显地改善这种生物性的基础。有些家长会非常忌讳服药,我们要说服药是一种选择,并不强迫家长服药,但是服药对孩子、对家庭来说确实非常有好处。这在我们之后的药物处理篇中会谈到。第二,协助孩子发展应对方法。例如,有些孩子容易对长的任务感到厌倦,可能存在时间耐受上的问题,那么,将任务分解,就是一个最好的方法。有些孩子对难的题目感到畏惧,那么尝试教会孩子从模仿开始,逐渐学会解决难题。ADHD的孩子容易经历负性过程,产生不良的自我认知。而事实是,我们每个人都希望做有成就感的事情,自我感觉好的事情,ADHD的孩子也是如此,帮助他们经历好的体验,可以增加他们的自信心。

再回到刚才提到的那一点,当孩子在自我强化的过程中,家长应当打破这种强化的过程。通过言语、身体接触的方法,阻断孩子发呆、走神的过程。引导他回到任务当中来,但是,仍然要记住,是提醒而不要惊吓。

多动

多动是一个发育相关的问题。有一本书叫做《all dogs have ADHD》,这本书以更加理解的角度帮助家长们认识ADHD儿童所遭遇的困难和他们的可爱之处,值得一读。此外,从发育的角度来看,多动往往在儿童阶段的某一个时刻出现。但是,不少家长也发现了,随着孩子的长大,这种多动会自然而然的减少。

研究也发现:多动的特质本身随着孩子年龄的增加,本身就会明显的减少。最后可能只有10%的ADHD儿童到了成人阶段还会保留多动的特质。但是在那些看似不再多动的孩子身上往往也存在着内在的好动不安,在青少年阶段也容易感觉到烦躁,往往不能静心。

无论是行为上的多动,还是内在的多动,都可以通过一定的方式进行处理。例如,对于经历过剩导致的多动(这些孩子从小可能就表现为精力过剩,不睡午觉、晚上难以入睡,好像只需要一小点时间休息,就能再次精力充沛),可以尝试用运动的方法,消耗过多的能量,协助孩子处理自己的多动。但是,在实践的过程当中也要注意有些孩子运动之后反而更加兴奋的情况。而那些青少年的烦躁感,可以鼓励他们通过他们自己的方式来处理,例如把任务结构化,减少要求孩子安静坐定的时间。也可以使用听音乐放松、运动等方式来处理。在淘宝上也可以买到一些自我解压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