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ADHD的孩子来说,怎样的治疗才是适当的呢?市面上的治疗方式有很多种,从医学循证的角度来说,最重要也是最有效的是“药物治疗”和“行为管理”。

从今天开始,我们开始谈谈行为管理。

什么是行为管理呢?行为管理是基于“行为主义”的心理学理论结合实践经验逐渐发展出来的一套对于儿童青少年行为进行管理的方法。对于ADHD儿童的行为管理里面包含了太多的内容,包括:强化、消退、奖励清单、结构化和预见性、行为协议的实施等等内容。

从最重要的“强化”说起。所谓强化,通过一定的方式,使最终所期待的行为出现的频率增加。最简单的强化举例来说,当孩子安静坐到位子上以后,给予一朵小红花。强化并不幼稚的,而是在任何人身上都会有效的一种方式,无论对象是成人还是小孩。我们可以回顾自身的行为,实际上也是被不停的强化的。例如当家人表扬我们的饭菜做得好,我们会不会很乐呵呵地继续为他们做菜呢?这就是一种行为被强化的基本过程。

这里描述以下场景,请各位思考是否用到了强化,是否能够达到预期行为增加的目标。

(1)作业出了错误,要求孩子订正十遍。

(2)孩子做作业时不安分,常常在椅子上有屁股,妈妈说到“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要乱动,不要乱动!”

家长们可以思考以上场景,是不是非常常见?那么,根据行为管理中“强化”的概念,是否能够达到家长的预期效果,使孩子更多地出现积极行为呢?

第一种行为,在开设家长课堂之初,医生会被问到,这么做是否属于强化?如果订正作业的行为目标是为了让孩子能否减少下一次错误的可能,孩子可能从反复的订正过程当中获益,从而记住正确答案,但是如果要将这种效果延展到其他方面,恐怕就具有难度了。而且,我们之前提到过,如果家长在这个过程中出现了明显的负性情绪,并且可能惊吓到孩子的时候,甚至孩子出现了恐惧的反应时,孩子会将学习、订正和恐惧的体验联系起来,不但起不到积极的作用,反而是消极的。因此,当家长需要配合老师进行这些要求时,我们更加希望家长保持冷静、中立的态度,并且能够将这个过程看作一种训练。

第二种情况,如果我们希望孩子更多地出现安静的行为,而不是在作业的时候一刻不停地好动的话,家长反复通过这样的言语也是无效的。这里面有两个错误,第一:在不适当的时候关注,而关注是最好的强化物。第二:采用了消极的语言进行关注。

我们说关注是最好的强化物。很多家长会质疑强化的过程不就是不断提升奖励物的过程吗?实际上我们要求强化的过程是将物质的强化逐渐过渡到精神层面的强化物,而对于孩子来说,我们会说“孩子是天生的attention seeker”。翻译过来,我们可以理解为关注是最好的强化物。而如果在消极的行为发生时予以关注,我们可以想见,会发生什么?如果孩子认为只有自己在行为不当时,父母亲才会关注我,那么他们的不当行为到底是会增加还是减少呢?